集隊早到的好處

遲到,逢人都知這是不好的習慣,但偏偏十次中有幾次的約會,例必有人遲到,遲到的人也例必有種種的藉口,不是因工作忙便是塞車等等,間中遲到大多會一笑了之,但有些人「遲到」是老馮心態。我不知例必「遲到者」有沒有易地而處,為妳的朋友想想,人家站在街頭或茶餐廳苦候,望著手錶望到水枯石爛也不見老友出現的滋味,簡直是虐待和浪費時間,對著這樣的朋友,我不會約他她。

其實,約會早點到達,原來收穫良多,至少不必讓妳朋友在街頭罰企,朋友對妳的印象必是正面的。

香港地方說來真的不大,其實很多地方妳也許真的很多年來都沒有去過,上一次去的時候也許是多年前的事了,幾年不去,很多地方改變很大了。所以每次認旗集隊時,我愛早一點到達,順便逛逛附近的環境,看看附近的大廈或找找特色的食肆,溫故知新,有時會找到一些意外的收穫或回憶。

我在香港島出生,十多歲便移居九龍/新界,一年中過港島真的無幾多次,每次過港島時,我會提早一點時間,順便走走看看,如鴨俐洲說真的沒去超過十多年了,七一回歸天,特意選在鴨俐洲集隊,在散隊後我特意在鴨俐洲走走,真的滄海 田,昔日的水上棚屋,今天成了高樓大廈。我還依稀記得兒時到過鴨俐洲的天后古廟,和古廟附近的幾棵老榕樹,走前模模老榕,盯望榕根,心中呼出幾縷唏噓,也走去xx記吃碗手打魚蛋麵,這碗麵我足足吃了半個小時多,腦中迴盪、追憶著昔日的鴨俐洲片段。

有首唐詩我很喜歡:「小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儐毛催,兒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!」舊地重遊,童年鎏金的歲月,是一種美好的集體回憶。今天的新一代,不知他們的將來有沒有我們這樣的----對自己的土地,產生一份依戀呢?於我,當年在台灣、英國、美國唸書時,「香港」---無時無刻地想起它?無他的,這兒是我出生、成長、成家的地方。 A11

A11

 

 

上一頁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