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8

 

我想找個肩膊扶持

最近的兩件事,使我悶悶不樂,心中有點戚戚然。 從報閱悉,長征創始人戴醫生壽逝,我雖和戴醫生素不相識,從其他行友轉告,知他旅事一二,另一是接一位行友的急電,他告訴我他內子因病不幸逝世,囑我抽空至靈堂拜祭她。這兩件事如發生在一些朋友或親戚堙A心中也許沒什麼強烈的感觸。

自九八年協辦「自助旅遊」,六年來參加的人數逾六千人之多,這數字得來不易,更令我感到驕傲的,就是行友們的感情是如此真摯的。記得一位常年跟某隊行山的老行友,因癌遽然逝世,在港孤家寡人,其身後事就是多得平素一班行山的行友為他辦妥。

特別在香港,處處功利主義掛頭,人與人間的互信越來越薄弱,盡管互聯網、手機、電腦的遍及,但人與人間的溝通並沒有因此親密,反而更為疏離。有時人到低谷時,想找一個人傾訴,想找個肩膊扶持時,原來是那麼困難和冷酷的。

行山可以打破人與人的冷酷,在山間我們曾一同在溪澗煲奶茶,彼此談笑風生,有過你拖我手攀越危岩,在我受傷時,你給我慰藉,我們也有過吵吵塞塞,日久漸成知己,所以我深信在行山的行友中的感情是真摯的,溝通有甚勝於家人矣。作為領隊有更多機會和行友接觸,這六年的領隊生涯堙A使我感觸的,就是和行友們建立深摯的感情。由於經常和他們接觸,我發覺他們對領隊是很信任的,沒有因彼此教育背景差異,職業的高低而有所避忌。

可能因工作關係,也受過少點的教育,人生閱歷算有些,心胸坦蕩,無機心,名利看得淡薄。平日我都會收到一些行友的來電和電郵,話題包羅萬有,有的和我談政治,有的和我談自助旅遊經驗,也有的因工作不如意或失業,向我訴苦,也有些因感情出事,找我給些意見,也有些打來說三道四,講是講非,作為旁人最好是「聽」,不要妄加意見和批評,是真是假只有當事人知。但不論是什麼樣的話題,領隊一定要口實,萬不能口疏,失信於友。

作為領隊的你,也許你經常收到如此的體驗,請你伸出扶助之手。當他面臨困難或無助時,可能就是你的一句給他重生再上路。當然,這些關懷會佔用我一些時間,但我甘之如飴,箇中可給我一些啟示,人生逆境不如意者多,看看周圍,比照自己,樂在褔中應「惜褔」,這是我多年的人生體驗,妳呢?

盛年不重來

一日難在晨

及時當勉勵

歲月不待人 共勉之

上一頁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