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知與自大

組織「自助旅遊」,不覺又踏入第9年了,真嘆歲月如箭。在這8年堙A看盡參加者的人生百態,世態炎涼的咀臉,也看到人世間的無私真摰的一面。活動能否順利完成,安全賦歸,很大程度上有賴參加者的自律和合作。

這年來山難的確較以前增多了,最近的果洲山難,死者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山友,閱後令人惋惜,也慨嘆生命no take two,但偏偏有些山難的確是出於人為的。8年來每次都能安全歸來,我要向參加的行友致謝。不過在這埵陷X次差點鬧出意外和人命,在於出自參加者對登山活動的自大和無知。

前者的特性—胸部掛個「勇」字牌,對什麼是意外什麼叫危險,統統聽不進耳朵。在這媯妒抸H便說一個例子。早幾個月前組隊輕登深圳馬巒山,此山屬老幼皆宜的山,在網上認識一位深圳驢友,請他領路,本說好從梅沙沿山徑走,那天天氣很差,誰知那人竟是一位自大狂的人,在車上自我介紹時,滿咀都在說自己如何全走西藏,如何走xx江,聽到人有點兒xxx。起步時他不理會天氣如何惡劣,他硬要沿澗溯走。在起步時,我也一一向各行友查問裝備的齊全,一位帶了個袋仔,一小瓶水,叫他多買一點水,另一位兩手空空,說東西放在另一位行友的背囊堙A我相信他,入澗不久,天雨下得非常急,那位老兄原來什麼東西也無帶,跟他理論,他滿口經驗,什麼危險對他言之全是小兒科,可幸中途遇上支路,速速離澗脫險(註:在執筆時大城石澗發生山難,回想當日的惡劣環境,有點心震。感謝 上天給我們的安全!)。回說那位深圳驢友,在回程時話埵瘨﹞ㄝh我們這群低B的香港行友。什麼叫危險死亡,相信那位深圳驢友以為自己是「義和團」的後裔—鐵打—槍彈不入。

後者對登山一無所知,如同去旺角行街街這樣,也是裝備欠缺的,跟他理論,她是不會明白山難的危險性有多大。記得一次攀登南昆山,路線走至從化止,一般步程約4小時,那次跟了一位盲毛帶路,走錯了路,結果走至深夜才能下山,在登山前我已幾次強調無山行的朋友不宜登山,但人人充耳不聞。最後可幸大隊安全無恙,但那幾位因缺山行經驗裝備簡單的行友,竟說我謀殺害命。在車上不斷對我個人的辱罵。她有沒有捻心自問,當初領隊作多次的苦勸,她有幾多聽得入耳呢。事後的責罵能解決問題嗎?

對「自大」和「無知」,我個人認為前者的危險性大與後者,原因「自大」出於自認自己經驗過人,處處想突出自己與人的不同,和自己對登山的深厚知識,果洲山難相信和此有點關係(這點是我個人的直接反應,可能 並不是如此吧);而後者對登山出於無知,這些人設備簡單,一瓶水、一二個麵包,缺乏登山安全意識,裝備不足,有些人甚至因行累,不願自己下山,便貿貿然call直升機,看看飛行服務隊周不時出動直升機的次數便可知一二。無事時便哈哈哈,當遇上意外時便處於無救環境,唯有call飛行隊求救,不知浪費了多少公帑。

作為領隊對於上述類行友,可以做些什麼呢?在旅遊車上苦口婆心的勸說吧!又或在再報名時out他她吧! 我永遠深信---提高裝備的質素,有助減低意外的發生。為了你也為了你的家人,

登山活動請步步為營。共勉之!

後話:每次瀏覽 大陸旅行網,特別多意外發生,原因很多,相信離不開—無知和自大! C11

C11

 

上一頁

1